奇幻城娱乐官网

(2019-04-25 11:04)


 
《鲛在水中央》

向那些生命荒芜但又不断向上的人,

向那些身陷泥沼但又渴望清洁的人致意。

这个人世间,

有谁不是在努力地活着。

       基本信息

  书名:鲛在水中央

  书号:978-7-5404-9064-5

  作者:孙频

  装帧:平装 

  定价:45.00

  出版日期:2019-04-01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开本: 1/32

  页码:304

       作者简介

  孙频:1983年生,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出版有小说集《疼》、《盐》、《同体》、《三人成宴》、《松林夜宴图》等。现为江苏作协专业作家。

       内容简介

  《鲛在水中央》是实力派作家孙频的全新佳作,三个张力十足的故事,都在写大时代背景下,那些小人物的命运,毫无遮掩地展现出人性的善与恶,试图从人的精神到身体中挖掘到疼与痛的地方。孙频以犀利的文笔,将这些人的孤独与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

  作者的书写中蕴含着一种力量,一种与命运抗争,与生活不断撕扯的力量感,让人读后回味无穷。

       编辑推荐

  实力作者孙频全新力作。不同于孙频以往作品,她开始控制自己情感的爆发,将故事背后那些她更想表达的隐藏起来,给读者一定的思考空间,故事情节的发展也有起有落,但她文笔依旧犀利,刻画的人物更加饱满。青年评论家李伟长评论道“故事的骨骼已不再复杂,附着于骨骼上的血肉却丰满异常。”

  须臾一生,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本书收录作者最新创作的三篇张力十足的中篇小说,都旨在探讨生活、尊严及命运。大时代的命运影响着个人的命运,他们想抗争却无力。但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发出一点属于自己的微光,纵然道路不同,命运迥异,却都有自己对活着的一种追问方式。活着,就是与命运做抗争。

  阎连科、韩少功、苏童等大家都对孙频称赞不已。

  4.这是一本让你流着泪读完的书,《鲛在水中央》中被时代裹挟前行的郭世杰,身怀秘密隐居铅矿,几十年不变的穿衣风格,是他对仅剩的尊严的一种抗争;驼背的老人范听寒顿顿吃硬面条,以证明自己在活着,当两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郭世杰的秘密慢慢被揭开,而老人临终前的那句话“万物刍狗,所以,谁也不要怪谁”,似乎让一切都释怀。

  无论是世外桃源里近于老庄的超脱,无论是近似于宗教光芒的救赎,无论是以古典的书籍精神来修复自身的传统儒家之路,都是对这个世界的不弃与和解,而这其实也是世间万千凡人们的写照吧。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所有的人们在最后都会找到一条属于自己到达彼岸的道路。

       名人推荐

  对人的内化,对黑暗的尊严,对永恒生存困境的不竭追问,从黑暗中萃取光明。

——作家 阎连科

  对人性的独到侦测,对经验的鲜活释放,对语言的精准控制,使孙频在文学中高开高走。我既惊讶又好奇,她将要写到哪里去?

——作家 韩少功

  孙频的写作从容大气,在新一代的作家中,她早已脱颖而出。

——作家 苏童

  她向那些生命荒芜但又不断向上的人、向那些身陷泥沼但又渴望清洁的人、向那些披着头发渴望脱离凡尘的人致意。这些人,他们的生命固然是卑微的,但又是一种倔强的存在。

——评论家 张莉(选自《一个多么想美好的人》)

       
       图书目录

  鲛在水中央

  天体之诗

  去往澳大利亚的水手

       精彩摘要

  他越发奇瘦,四肢缩小如婴孩,只有背上的那驼峰如龟壳一般更大、更坚固了,看起来他整个人很快就要缩进那只龟壳里去了。

  我轻轻唤了一声:“范老师。”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全身上下就只有这双眼睛还能动,他身上的这唯一的活物看上去多少有些瘆人。我不由得后退一步,说:“范老师,我来还书了。”

  他目光模糊呆滞,像是眼睛里有一层障子挡住了他。他忽然声音发抖:“是范柳亭回来了吗?”

  我呆呆站着,半天才说了一句:“范老师,是我,我来还书了。”

  他的眼睛慢慢眨了几下,好像终于看清我是谁了,这才说了一句:“你来了?不用还了,留个纪念吧。”

  这句话忽然让我很伤感,我把几本书整整齐齐摆在他面前,说:“借了就得还,要不你下次就不借给我了,等你身体好了,我再来借书。”

  他躺在那里,用混浊的眼睛又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慢慢说:“你来了就好,我是想告诉你,其实人这一辈子都说过假话,都骗过人。我本不叫范听寒,我本名叫范福星,我上面有四个姐姐,我父母老来得子,所以叫我福星。范听寒是我上师专之后自己改的名字。我也没有家学,我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就是当年在师专当老师的时候,我也只是一个最普通的老师。”

  我只觉得被他两束微弱的目光箍着,动弹不得,又是烦躁又是紧张。我口干舌燥地说:“范老师,不要乱想。”

  他忽然笑了一下,眼睛还想紧紧盯着我,目光却已经聚不到一个点上了,这使他看起来就像正拼命看着我身后的一个遥远的地方。只听他又说:“我说过假话,范柳亭说过假话,你也说过假话。万物刍狗,所以,谁也不要怪谁。”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张开嘴又闭上,又张开又闭上,只觉得有千言万语要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这时只见他又闭上了眼睛,嘴里开始发出一些奇怪的破碎的谵语,我轻轻抓着他的手,不停地叫他范老师、范老师。我忽然想把很多话都告诉他,这些话已经藏了太久。然而连他的谵语也渐渐熄灭下去了,我更用力地握着他的手,那只手正在我手心里迅速变凉、变硬。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