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城娱乐官网

(2018-08-01 17:39)

  
《鱼吻》收录作品《鱼吻》《醉长安》《隐形的女人》

   

  有时候做梦,我总梦到村上早已死去的媒婆瘸二奶。她活着时,不计其数来过我家。

  我有两个姐姐,两个姐姐的婆家都是她帮着找的。两个姐姐出嫁后,就轮到我了,于是她再次瘸着一双老风寒腿进了我家门,开始吐沫星子横飞游说我父母,让他们为我张罗一个好婆家。

  那时我刚高中毕业,我不甘媒妁之言的命运,我更不想重蹈两个姐姐不幸婚姻的覆辙,我要自由恋爱,我要找一个我中意的男人把自己给嫁了……

  暂且不管我命运如何。

  二十多年后,当时间来到2018年,当七零后的我读到八零后孙频的中篇小说《醉长安》,我真有恍如隔世之伤感。

  女人,你到底在爱着什么?这是我读《醉长安》之后迫切地追问和呼号。

  中篇小说《醉长安》,原刊于2011年《钟山》第6期,不是孙频新作,也不算是她最优秀作品,我读它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必然,是因为近期我热衷读评女作家们作品,又因为孙频近期比较火。不仅是江苏作协推出的文学新苏军方阵中最年轻一位,今年6月,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中篇小说集《松林夜宴》,因此,关注孙频并研读她作品,在于我就充满了必然。说偶然,还真有佳偶天成的良缘气息。当我找度娘搜索相关信息时,中篇小说《醉长安》像极了霸道总裁,硬生生扯住我视线。于是我只好点开了,于是我就毫不设防地被俘虏了,并跟随女主孟青提回归年下,心甘情愿、伤痕累累地谈了几场恋爱。

  这几场恋爱都以失败告终。

  尽管孙频安排了一个人性化凄美结局,让女主孟青提得了绝症,换得男主张以平真情,最终违背初心和女主领了一张结婚证。这张结婚证,与其说是对女主孟青提生命的最后告慰,不如说是对男主张以平灵魂的自我救赎。为此,男主张以平无比虔诚地、令人潸然地填写了一副挽联,上联: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走了;下联: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走了。

  天呀,一个女人一辈子能得到一个男人这样告白,该是多么值得庆幸,就算是得了绝症,就算是早死,也应该死而无憾了吧?这不是我对女主孟青提生命不尊重,对她早逝不怜惜,作为读者,我能理解孙频这样安排的用意:再坏的男人,总有至善的一面,总有人性柔软的一面。

  可是作为女人,我是非常排斥这样的安排,甚至有点痛恨。

  因为,从头至尾,女主孟青提都不是在谈恋爱,她就是一个成年的、充满性欲的、情欲的、心智为零的大白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什么?怎样爱?她把自己对生活、对生存的恐惧、无助、希望,理想,全寄托于男人以及和他们的所谓爱情上。

  让我们一起回到故事本身。

  女主孟青提和男主张以平恋爱之前,有三次恋爱。

  第一次恋爱,女主21岁,男朋友为了科研出国。

  第二次恋爱,男朋友和别的女人一夜情,女人怀孕了,被迫结婚。

  第三次恋爱,男朋友为了少奋斗20年,听从家里安排,娶了一个比他大的富婆。

  三次恋爱,三次失败,让她青春不在,身心俱疲,对爱没了最初的纯真憧憬和烂漫想象:爱如何?不爱又如何?

  于是,她过了几年没有男朋友的日子。不过,有些情人。

  情人,就是彼此耍流氓。他们不会和她结婚,她也未想和他们结婚。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因此,她和他们都在耍流氓,谁也不吃亏。

  从21岁到30岁。

  孟青提脱胎换骨进入另一番生活境界,灰败、自由、颓丧,和真正地满不在乎。她信奉的新生活理念就是,对自己好点,化妆品越用越贵,肆无忌惮狂吃零食。最后她连情人都不要了,满大街的男人在她眼里失却了性别,无所谓男女,具具行尸走肉。

  然而,作家孙频是这样写的,作为读者的我却看到了另一层面。这是女主孟青提自欺欺人的表现,是填补内心空虚、寂寞的借口,是自我麻痹、沉沦,否则她不会有第四次恋爱,并爱得粉身碎骨,香消魂散,搭上卿卿性命。

  令我无法容忍的是,女主孟青提和男主张以平,两个久经爱情洗礼和考验的男女,之所以能走到一起,发展成恋爱关系,竟源自于他们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共识。

  毫无疑问,这注定又是一次失败的恋爱。因为女主孟青提深入骨髓的对爱和被爱的渴望,注定了这是一场新的恋爱悲剧。你怎么能对男人说,我不要婚姻只要爱情?男人,是人,也是雄性,作为雄性物种之一的男人,他们具备一切雄性物种的本质,尤其征服欲和喜新厌旧,更是他们作为雄性物种的最显著特性。当然,我不是极端女权主义,我从不否认有例外。这等同于好与坏永远相辅而生一样。当责任、道德、爱,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才有所谓的忠贞不渝,不论男人和女人。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只要爱情不要婚姻的时候,那么这个男人除了给你性,或给你爱,还能给你多少责任?道德?这完全取决于他的自控能力和意志修为。这就像把一个男人放倒在席梦思床垫上,让他不计后果地滚床单。试想,这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这是其次。注定女主孟青提第四次恋爱悲剧的还在于,女主是知道男主带毒的,而且是致命的。

  女主第一眼见到男主,就知道这个男人打不得交道。她给出的理由是:张以平身上带着近于跋扈的颓废和优裕的自信,他的嘴角斜斜地挂着一抹笑容,像废墟上开出的花,温暖但带着毒性。

  看到这段表述,请原谅我恨铁不成钢地笑了。这哪是不打交道的理由,这分明是作家向读者昭告,女主又一场有别于之前的更惨烈的恋爱开始了。

  这场不期而遇的邂逅,是有逻辑的,有因果的。至此,我陷入非常强烈的阅读沮丧中。以我对生活的理解,以我对男女情感的认知,以我处理人际关系的情商,我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注定是悲剧的恋爱苦海里。

  但女主孟青提不是我。她从最初的清醒、抗拒,到一步步塌陷,直至最后用生命祭奠她为之奋斗的爱情。

  更可悲的是,女主孟青提,不是作家孙频纸上塑造的人物,孟青提的恋爱悲剧,也不是作家孙频的虚构捏造。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太多这样的女人,谈着这样一次又一次失败的恋爱。是她们真的弱智吗?当然不是,而是女人对人群和烟火渴望的宿命使然;是她们渴望爱情,渴望被男人庇护,渴望摆脱与生俱来的与血肉相连的孤独的秉性使然……

  孙频是80后年轻女作家代表,她的小说我读的不多,但从各种渠道获知的信息来看,孙频作品很大部分,是写男女情感的。她对于男女情感的把控和认知,绝不是我想当然地肤浅。相反,她对当下社会环境派生出的种种婚恋情爱,是非常熟识且有深刻思考的。否则她不会把女主写得如此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写得如此令人撕心裂肺、欲哭无泪。就《醉长安》而言,我觉得这是一部当代女性恋爱生活指南,她保持着孙频一贯阴冷、灰暗和无解的残酷的赤裸。当我们的生活和生存越来越艰难、越来越复杂,当我们面对的现实越来越物质、精神越来越荒漠,和喵星人一样怕黑、怕冷、怕孤单的女人们,都应该从《醉长安》女主孟青提身上,感受到一股独立自爱的力量,都应该找到可以温暖自己的一束生命之光。

  女人你到底在爱着什么?答案其实不言而喻。

  孙频说过这样一段话:其实我写的女人都是一类人,就是对爱和被爱强烈的渴望。她们迷恋的都不是男人,迷恋的是爱情本身。

  王安忆也有过这样的诠释:女人爱男人,往往只是为实现自己爱情的理想。而所谓爱情,只是一种男女本质需要维系一形式而已,撕破了这形式,就只能毁灭了。

  爱情,从来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它是物质的,它是需要投入和经营的,它更需要平等和尊严。不论什么时候,它都应该是双方的,它都应该是有底线的,它都应该是有原则的,而不能一味地蚊蝇嗜血,飞蛾扑火。否则,那不叫爱,那只能叫毁灭。

  我想,但凡生活在幸福中的女人都是懂得的。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