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城娱乐官网

(2018-08-21 09:29)

  写小说的范小青最近出了一本童谣集《江南童戏百图》,写了将近40年,创作出了20多部长篇、400多个中短篇,范小青仍表示自己不适合写儿童文学。所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她说得最多的还是自己即将出版的长篇《灭籍记》,是从生活中来再到生活中去、最终让她投射到作品中的种种现实,以及她在南京“打工”的心路历程。 

  ■本报记者 王峰

  没有题材洁癖?

  其实还是有的

  记者:江苏并不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江南童戏百图》会是你迈向儿童文学创作的第一步吗?

  范小青:我觉得我不适合写儿童文学,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完全、丝毫没有写儿童文学的念头。《江南童戏百图》是一个应约、命题之作,我开始是犹豫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写过儿童文学作品,我怕我的文字已经不再年轻、不会年轻了,所以当时很犹豫。但是周矩敏老师的画打动了我,童年的记忆在内心卷起了情感的涟漪,这一百种童戏中,我至少也有玩过几十种吧,我很愿意用我的文字叙述出我对它们的眷恋,以及时代变化后对于各个时代不同的童戏的想法。 

  记者:这是不是你作为“没有题材洁癖的作家”的又一例证? 

  范小青:没有题材洁癖?其实还是有的。怎么可能没有呢?虽然我写了各种各样的人物,似乎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写,但是他们是有共同之处的,这就是他们身上是有现代性的,我能够从他们的故事和生命中看到形而上的东西。 

  如何证明一个人?

  纸比人重要

  记者:你最新的小说《灭籍记》,关注到人一辈子都至关重要的“一张纸”,谈一谈这部作品的创作源头呢。会出单行本吗? 

  范小青:小说单行本将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一开始是从关注、关心许多老宅子的命运开始的。在现代社会,你要知道一座真实的房子,那肯定先要有一张纸证明你的房子是存在的,证明它存在在哪里;你如果要相信一个人,那也肯定得有一张纸,证明这个人的存在,等等,于是,就从实实在在的一座房进入到轻飘飘的一张纸了。纸比房重要,纸比人重要,这么说看起来很夸张,但是你能说它不现实吗? 

  小说《灭籍记》在大的荒诞的背景下,细节却是真实的生活化的。比如小说中设置了一个极其荒诞的情节,“我”的母亲,为了逃避迫害,虚构了一个“我”,也许“我”是不存在的,但是我有纸呀。那纸上,“我”的名字叫“永梅”(可能就是“永没”),但是这个不存在的“我”,因为存在于纸上,所以被几乎所有的人接受了,大家都认为“我”是存在的。

  记者:这倒让我想起,看你的介绍,有的写明你籍贯“江苏南通”,有的直接以“苏州人,生于上海”表明。 

  范小青:这也是一个荒诞有趣的事情。我先坦白一下真实的情况,我,祖籍江苏南通,出生上海松江(当时是江苏松江),三岁时随父母到了苏州。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只是从前在我们小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填写各种表格时,并不太在意这些,也没有人特别关注这些事情。那时候就随手一填,或者苏州,或者松江,或者南通,说不定每一次都不一样,没当回事。以前我曾经看到一本文学家词典之类的书,上面有我和我哥哥(范小天),但是我们兄妹俩却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人家跟我开玩笑,哦,你们不是亲生的呀。再比如,当年我家的户口本上,我家五口人,竟然有三个人出生于2月1日。其实我家五口人中,没有一个人出生于2月1日。 

  写尽城市发展中的各种人物

  记者:有一种说法,写城市就是写尽小巷深处的平常人家。从你的诸多短篇可以发现,你对小巷文学一直还是很青睐和缅怀的。 

  范小青:现实不是静止的,不是固定的,它是运动的,前行,或者后退,跌宕起伏。地域特色也是现实,它也在变化,也在消失和生长。所以,我的小说,也就是这样运动着,变化着。随着城市的发展变化,我仍然在写苏州的现实,但是我面对的已经不是从前的苏州。这是一个新的现实。当下,在网购风靡的日子里,我写了快递员,在中介风行的岁月中,我写了中介员,现实中我们需要纯净水,所以我会写送水工,现实中我们要装修房子,我们要搬家,我们要请钟点工,等等等等,这些人我几乎一一都写了。 

  延伸阅读

  从苏州小巷到南京小巷

  范小青以“小巷文学”步入文坛,在苏州生活的时候,一有空,或者一有念头,就会到老街小巷去走走。南京也有很多非常市井的巷子,可是她在南京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心情去跑大街小巷,因为,“实在太忙了,心也比较乱”,尽管“南京比过去精致了。” 

  2008年,范小青到奇幻城娱乐官网作协主持工作,开启了家在苏州、工作在南京的人生模式。工作繁忙而琐碎,一度她会在电脑上开两个窗口,一边是工作报告,一边是小说。

  范小青住在西康路,走出几步就到了颐和路。一条颐和路,半部民国史,她会不由得感叹:“真是怎一条颐和路了得。”在西康路和颐和路那一带,还有许多街巷,“只需看一眼这些街巷名,就能感觉历史的烟火从这里升腾起来了。” 

  范小青很喜欢这个片区的风味,为了每天可以走不同的路线看不同的风景,常常迷路。她觉得对于南京的人,自己是有感觉的,“因为这十多年,我尽和南京的人打交道了,所以今后如果写南京,可能会更多地写南京人。”(来源;南京日报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